• 즐겨찾기
  • 시작페이지로 설정
  • 장바구니
  • 마이쇼핑
  • 주문/배송조회
  • 고객센터
(0)
43%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电视剧同名小说)(套装共2册)(签名版) 랑야방지풍기장림(전시극동명소설)(투장공2책)(첨명판) Nirvana in Fire
판매가 52,000원  할인내역
할인내역

구분 할인
기본할인 21,900원
30,100
적립금 301원
배송 택배 70,000원 이상 구매 시 무료
상품정보
전자상거래 상품정보 제공 고시
도서명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电视剧同名小说)(套装共2册)(签名版) 랑야방지풍기장림(전시극동명소설)(투장공2책)(첨명판) Nirvana in Fire
저자, 출판사 海宴 (作者),浙江文艺出版社 절강문예출판사
크기 23.6 x 16.6 x 4.8 cm
쪽수 736
ISBN 9787533933906
출간일 2018年2月1日
고객평가 0건  ★★★★★ 0/5
저자 海宴 (作者)
ISBN 9787533933906
출판사 浙江文艺出版社 절강문예출판사
수량
총 상품금액 30,100

基本信息

  • 出版社: 浙江文艺出版社; 第1版 (2018年2月1日)
  • 平装: 736页
  • 语种: 简体中文
  • 开本: 16
  • ISBN: 9787533933906
  • 条形码: 9787533933906
  • 商品尺寸: 23.6 x 16.6 x 4.8 cm
  • 商品重量: 1.08 Kg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1、故事延续琅琊风骨,书写情义千秋。当年掖幽庭中的孩子庭生长大成为护国名将,麾下长林军承继赤焰忠魂,数十年如一日守护大梁边境。长林世子萧平章冷静睿智,长林二公子萧平旌则被称为“小林殊”,让人想起曾经金陵城中最耀眼的一抹亮色。故人的回忆辉映鲜活的传奇,家国河山再起波澜,宫墙之内的风从未止息,谁都以为自己是那只站在最后的黄雀。终归诡谲心机算计不出风骨磊落,烽烟滚滚也难掩一片冰心,承袭赤焰之魂的长林兵符,如星之北斗,随时能号令起热血未寒的不灭忠魂,共赴一战。风起长林,这一次,我们同看天地浩荡。
2、海宴原著,文辞典雅,立意高远,磅礴大气中见细微刻骨。长林王府的日常温馨有爱,读来心生向往笑中带泪;政斗纷争波诡云谲,观照不可言说的人心深处;战争描写宏大残酷,却于血泪担当中可见慈悲之意。何谓无愧于心,何谓无愧于世,二者又何能两全,在海宴的文字中,我们不断在探索答案。

3、正午阳光,原班制作团队再度打造精品。由侯鸿亮担任制片人,孔笙、李雪担任导演,海宴担任编剧,特邀黄晓明、刘昊然、佟丽娅、张慧雯、张博、郭京飞等著名演员加盟,共同演绎大梁王朝的风云更迭。影像有影像的真切浩荡,文字有文字的飞扬灵动,这一场大梦的任何形式我们都不应错过。
4、专业出版团队历时一年,与故事共同成长,用心专注每个细节,心知不能做到无懈可击,只愿通过点滴诚意,让读者能够通过书本载体,更为细致、顺畅地感受故事中的义烈与深情,光华与温柔。随书附赠精美明信片,相信平章哥哥、寒潭小神龙、世子妃、林奚姑娘是好多读者的心之所系,也致谢他们的精彩演绎。

作者简介

海宴,作家、编剧,代表作《琅琊榜》。
普通女子,胸无大志,只愿昨日可忆,未来可期,有山水可游,有奇事可闻,有朋友可交,有家人可依,文字之乐不改,童稚之心不灭,已是完满一生。

目录

上部:
第一章长林世子
第二章命悬一线
第三章旧事余音
第四章初遇强敌
第五章拔刀相助
第六章相持不下
第七章善柳名将
第八章杀机犹存
第九章运筹千里
第十章禁军统领
第十一章太子元时
第十二章远近亲疏
第十三章东海朱胶

第十四章我意茫然
第十五章上师濮阳
第十六章知我何忧
第十七章情义无字
第十八章天下第一
第十九章寒潮暗涌
第二十章夜来惊变
第二十一章情浓于血
第二十二章余波未平
第二十三章何去何从
第二十四章大燕来客
第二十五章玉壶冰心
第二十六章螳螂黄雀
第二十七章拓跋瀚海
第二十八章死士之谜
第二十九章北燕惠王

第三十章金阶剑影
第三十一章长兄之责
第三十二章皎皎贞素
第三十三章祸起东宫
第三十四章阴霾暗伏
……

文摘

第一章 长林世子

满山秋意,层林尽染,数重殿阁在缭绕的云雾间若隐若现,平添了几分游离于世外的仙气。
这便是天下闻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琅琊阁。
自琅琊后山的峰顶破崖泄下的一弯水瀑,在半山腰处积出个数十丈见方的深潭,潭边溪涧蜿蜒,一座蜂腰石桥跨涧而过。

满布青苔的阴潮桥面上堆着一件褐色外袍,像是被人随手丢下,完全不担心沾上苔痕泥浆,倒是巾帕、袖囊、项圈等零碎饰物被仔细放置于袍面正中,染不着半点污渍。一个八九岁的小童坐在粗石栏杆上方,双足荡于栏外,圆圆的小脸绷着,紧张地盯住桥侧深深的碧潭,口中喃喃念着:“六十八、六十九、七十、七十一……”
下方潭水幽幽,本已清浅的涟漪渐荡渐平,直至静如明镜,再无波纹。
小童有些惊慌地从石栏上跳了下来,朝向山上大声叫道:“老阁主,不好了,平旌哥哥淹死了!”
几乎与此同时,碧潭水面冲开数尺高的水花,一条人影跃出,脚尖在山石上微点,借着旁边的藤蔓轻捷荡落,发束上的水珠随意一甩,全甩在小童鼓鼓的脸颊上。
将满二十一岁的萧平旌体态修长,腰身劲瘦有力,额角和眉眼的线条已显刚硬,唯有下巴还余留了两分少年的圆润。他瞧着小童胡乱抹去脸上水珠的样子,笑得前仰后合,双眉飞起:“瞧你这没出息的,我有那么容易淹死吗?”
小童顾不得跟他置气,急忙问道:“你潜下去那么久,找到没有?”

萧平旌将一只握拳的手从身后拿出,亮出掌心一枚晶莹彩石,引逗般虚晃了两下,这才抛扔过去,转身大步走向桥面上那件外袍。摆在衣袍最上层的是个小羊皮编成的项圈,柔软结实,下方坠着个打制给婴儿的小银锁,样式精巧,配着一排小铃铛为穗。因怕满身水气浸蚀银面,萧平旌先抓起巾帕大致擦抹了一下,这才动作熟稔地解开项圈搭扣系在颈后。
“老阁主今天为什么要罚你到潭底去摸寒晶石?”小童握着晶石追了过来,好奇地问道,“你是不是又做错什么事了?”
萧平旌叹了口气,“我能做错什么,还不是因为一不小心,说了句实话出来……”
小童撇了撇嘴,“我才不信呢,老阁主会不高兴你说实话?你到底说了啥?”
萧平旌皱眉犹豫片刻,又四处张望确认无人,这才弯下腰,盯住了他的眼睛,“小刀,我只告诉你一个人,你可千万不能说出去。”
小刀见他说得郑重,忙将两手交叠按在嘴上,甚是严肃地点了点头。
“我今早跟老阁主说,他看起来……又长胖了好多!”
小刀呆呆地瞧了他半晌,一巴掌软软地呼在他脸上,生气地道:“你逗我!”
萧平旌放声大笑,将他一把捞了起来抛向空中,正在嬉闹间,云雾深处突然飘来一缕清笛乐声,丝丝入耳,曲调由慢渐渐转疾。萧平旌抬头听了一会儿,神情有些意外:“这是折金令……他老人家居然这么容易就消了气,肯叫我回去了?”

与后峰之间仅由一道险窄山脊相连的琅琊前山,因地势低了许多,还没有临近午时,山顶云雾便已完全散去。
过了迎客的门楼,是一个四方庭院,院中一株千年古银杏刚刚开始落叶,地面一层薄薄的金黄,映射着快要当空的日光,耀人眼目。
一位二十七八岁的高挑青年走入院门,微微抬手,身后数名随从随即低头停步,候在门边。
虽是一身简洁的便服,但这青年并未刻意低调。领口的刺绣,袖边的龙纹,还有腰下低垂的无瑕玉璧,无一不点明他与众不同的尊贵身份。
琅琊阁接待访客的执事迎候在阶下,微微拱手为礼。
青年点头还礼,报出名号:“长林府,萧平章。”
执事微笑躬身,“世子里面请。”


琅琊阁一向自称做的是答疑解惑的生意,无论是哪国人,什么身份,只要有足够支付报价的银子,谁都可以上山。建阁近两百年来,名声越来越响,客源越来越多,前山待客的小院已经由最初的四个扩建为九个。
但只有极少数的人才知道,琅琊待客之所,其实还有第十个。
前殿之后满植梅树,穿林而过是条凌空栈道,沿山崖石壁内凿搭建,蜿蜒转入另一道侧峰,峰顶一所精致殿阁,名为兰台,唯有历代阁主亲邀的贵客方可踏足。
蔺九静静地站在兰台挑檐廊下等候。
天时已然入秋,山间寒气渐重,他却只着一袭浅蓝色的夹衣,风吹袍角,更显身姿清瘦。
萧平章不是第一次上琅琊山,自然知道眼前这位不过才三十出头的男子早就接掌了阁内大半事务,并非寻常的待客之人,所以走到阶下便先停步,抬手为礼。
蔺九眉目弯弯带笑,还了礼,将他请入厅内落座奉茶。

茶童退下,萧平章举杯向主人致意,稍稍沾唇,放下,两手微搭在盘坐的膝头,腰身挺直,下颌微收,体态极是端庄。在金陵帝都,长林世子礼仪严谨行事周到可谓有口皆碑。此刻坐在这兰台茶厅之中,他举手投足间自然也是惯有的从容温润,完美中又显游刃有余,不见一丝紧绷。
若没有蔺九这样犀利的眼神,谁也不可能看出他内心深处隐藏的不安。
另一名少年执事手捧托盘自厅外走进,盘中放着一个密封的锦囊,遵照蔺九的眼神示意,递到了萧平章的眼前。
萧平章的呼吸稍稍轻缓了一些,没有立即伸手。
蔺九微笑道:“世子前些时日派人向敝阁提了一个问题,这就是答案了。”
萧平章欠身致谢,接过了锦囊,但却没有立即打开,“老阁主真的愿意……就这么把我想要的答案直接告诉我吗?”
蔺九淡淡一笑,“琅琊阁是生意人,自当信守承诺。既然报了价,肯定要给答案。无论是对世子,还是对其他任何人,全都是一样的。”

说罢这番话,他缓缓起身,微行一礼退出茶厅。独自留在室内的萧平章定了定神,解开囊口的系带,探指入内,有些费力地抽出了厚厚一叠折成长条的信纸,翻展开后,竟有两页之多。
琅琊阁例常售出的答案,往往只有寥寥数语,不管你懂还是不懂,全都点到为止,绝无絮言。据说多年之前亦有大梁皇族上山求问,砸下重金求来的惊世预言,也不过是“麒麟才子,得之可得天下”这样短短的一句话而已。
然而此时,握在手中的却是整整两页。纸笺上写满了密密的蝇头小楷,让年轻的长林世子一阵心慌,不知道是老阁主突然改了习惯,还是他的问题真的需要这般详细的解答。
窗外落叶坠地,声响细碎。萧平章低着头,逐行逐字细细念读。长林世子的过目不忘之才向来是京城佳话。他九岁那年,朝廷新科选士,先帝召当期英才聚于御园杏花林中,令各写诗赋、杂文、策论,汇编呈上。因见萧平章跟随长林王在侧,便将汇总的目录顺手递给他看了。谁知宴饮方半,突起大风,御案上的书文被吹散四方,随侍的内监等好一番忙乱才重新收检整齐,码回先帝案头。萧平章离开父亲来到桌边,将那沓书文翻来理去摆弄许久。先帝起先以为他在玩耍,未曾在意,直到最后方才发现,他竟是凭着只看了一遍的目录顺序,将已被打乱的桌案书文重新排齐,数十页一份未错。先帝为此甚是惊喜,亲手将他抱在膝上,对着座下群臣道:“望朕之皇孙,皆如平章。”

武靖帝萧景琰的这句赞誉对于年幼的长林世子来说是福运还是压力,不到最后当然不能定论,但至少足以说明萧平章的速阅快记之能,远远超越了常人水准。这两页信纸纵然写满,于他也不过是呷下半盏清茶的片刻时光,便能一字不漏地记在心底。
远方山涧中隐隐传来带着金戈之气的笛声,琅琊兰台墙角的沙漏顶杯已空。
足足两炷香的时辰悄然流逝,萧平章仍是低着头,身如石雕一动不动。
最初决定绕道琅琊山时,他的心里多多少少也做过一些准备,这两纸薄笺上的内容其实并没有超出他自己的猜测。可无论事先怎么准备,心底的猜度一旦变成了明晃晃的事实,细碎的痛楚还是不免涌上胸口,如同万千针尖密密扎下,明明难受得不想再呼吸,低头却又根本看不见伤口。

急促奔跑的脚步声隔墙响起,茶厅的木门随即被重重拉开,一道清亮的声音刺破了室内凝滞般的安静,“大哥!”
在头脑发出命令之前,萧平章的手指已经自动叠起信纸,塞入锦囊,让它顺着腕口落入袖袋之中。
萧平旌飞扑过来,重重地抱住他,把兄长撞得几乎有些坐不稳。
青春躯体上洋溢的快乐顺着拥抱时的热量传递过来,透过衣衫直渗入肌肤,让人全身都微微地暖了起来。萧平章慢慢抬手拍了拍弟弟的背心,忧沉的眼波中漾出真正的笑意。
“没想到你真的来了!老阁主召我过去的时候,我还以为他又在捉弄我玩呢。”
萧平章将他推开了些,一面上下细细打量,一面笑道:“怎么,老阁主经常捉弄你?”
“哎呀别提了,越老越没正经的。”萧平旌摆了摆手,紧靠着兄长坐下,“大哥这次能住几天?我去给你收拾房间吧。”
“你不用忙,我赶着见你一面也就够了,不能再多停留,马上得走。”

“可你不是才来吗?”萧平旌吃了一惊,不满之余,又有些疑惑,“大哥这么辛苦赶路,却连只住一晚都不肯,难道就是为了赶过来看我一眼,说两三句话不成?”
萧平章放在袖口内的手轻轻捏了捏那只锦囊。在思虑未定之前,他不打算告诉弟弟自己上山来的真正目的,只是安抚地朝他笑了一下,道:“父王判断,北境可能很快就有一场大战,所以命我尽快赶到甘州安稳左路防线。我也是连夜快马加鞭,才抢出来这半日路程,绕过来一趟。有些话……总想在到北境之前,当面再和你说一说。”
萧平旌眨了眨眼睛,似乎明白了什么,垮下肩膀沮丧地道:“你又想叫我回金陵去啊?连爹都答应我……”
“父王同意你到琅琊阁学本事,可不是说你就能当一个断了线的风筝,想怎么飞就怎么飞!”萧平章刻意将自己的语气放得严厉了一些,却又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给弟弟整理戴得歪斜的项圈,“平旌啊,你眼看就快二十一岁了,再过上一年,陛下一定会催父王重新给你定亲的。成家就要立业,你能逍遥一时岂能逍遥一世?将来长林王府的重担……”
萧平旌小声地咕哝了一句:“长林王府的重担不是有大哥你嘛……”
袖袋中的锦囊贴着小臂的肌肤,如同火炭般滚烫,令萧平章一时有些恍神,过了好一阵才稳住自己,正色道:“长林乃是将门之府,护国之责人人皆有。大哥总不可能一直都替你担着,难说什么时候……总之,我的意思不用多说你也明白,自己在心里好好想一想吧。等这次北境平定之后,不管是什么情形,你都必须给我回金陵去。”
萧平旌向来也是机敏灵动的人,听到兄长咽回了半句话,心中的感觉已有些不对,目光怀疑地盯住他的眼睛,问道:“北境这次的战局……会很凶险吗?”

萧平章淡淡地笑了笑,“当然不会容易。不过父王和我已经做过通盘的推演,胜算还是有的。”
萧平旌又继续盯了他一会儿,未见更多异样,表情这才松缓下来,靠到他肩侧恭维道:“大哥一向战无不胜,这次当然也不会例外。”
“你嘴再甜,再说这些讨好我的话也没有用,等我腾出手来,你哪儿都别想跑。”萧平章斜了他一眼,如同小时候般伸指在他额前弹了一下,扶案起身,“还要赶路,就不多坐了。来,送大哥一程吧。”
萧平旌生在将门,当然知道军令如山,不容轻忽,兄长身担重责,与自己这个闲人实在不同。可兄弟二人半年未见,只说了这么几句话便又要分别,委实又让他心中不舍,送出兰台这一路都是怏怏不乐,脸上不见半丝笑纹。好在萧平章自小看他一点点长大,早就摸透了这孩子的脾性,也知道他最感兴趣的话题有哪些。一路行来闲聊般随口提问,不过才说了几句话,便成功引得他忘了离愁,开始手舞蹈地聊起自己山间学艺和江湖游历的趣事。
一直都在兰台侧殿饮茶的蔺九并没有如往常般出来送客,他登上高台遥遥目视兄弟俩的身影远去后,便立即回到后山峰阁,向老阁主报讯。

“阁主的锦囊已经交到长林世子的手中,此刻平旌正送他下山。”
老阁主垂下花白的双眉,轻叹一声,“他没说想要见我,说明这个答案……他其实心里早就有数。”
“当年的事对世子来说并不是那么容易接受……”蔺九皱着眉,疑惑地问道,“您就这样一五一十全都告诉了他,真的合适吗?”
老阁主默然良久,举杯啜了一口清茶,“他既然已经开始查问,迟早都会知道的,又何须隐瞒。”
“可眼下不比平时,北境这次变局显然非同寻常,世子赶往甘州只是第一步,长林王已上表请赐行台兵符,一旦获准,他很快就会……”
“无论哪一国的朝堂之事,与我琅琊阁都无关系。”老阁主抬起深邃无波的双眸,向他轻轻摇了摇头,“你知道了便是,无须思虑过深。”
蔺九眉间微凛,意识到了自己心绪的紊乱,忙退后两步,躬身应道:“是。”

.................

迪士尼:超人总动员2 적사니:초인총동원2(인크레더블2) Disnep:Incredibles2
13,300원
迪士尼:美女与野兽 적사니:미녀여야수(미녀와야수) Disnep:Beauty And The Beast
13,300원
斯普特尼克恋人(新版) 사보특니극련인(신판)
9,800원
坏小孩 배소해 The Gone Child
18,900원


회원님의 소중한 개인정보 보호를 위해 비밀번호를 주기적으로 변경하시는 것이 좋습니다.
현재 비밀번호
신규 비밀번호
신규 비밀번호 확인
6~20자, 영문 대소문자 또는 숫자 특수문자 중 2가지 이상 조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