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즐겨찾기
  • 시작페이지로 설정
  • 장바구니
  • 마이쇼핑
  • 주문/배송조회
  • 고객센터
(0)
페이스북 트위터 
43%
法医秦明 无声的证词 법의진명 무성적정사
판매가 29,000원  할인내역
할인내역

구분 할인
기본할인 12,200원
16,800
적립금 168원
배송 택배 70,000원 이상 구매 시 무료
상품정보
전자상거래 상품정보 제공 고시
도서명 法医秦明 无声的证词 법의진명 무성적정사
저자, 출판사 法医秦明,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강소봉황문예출판사
ISBN 9787559434494
출간일 2019-05-01
고객평가 0건  ★★★★★ 0/5
저자 法医秦明
ISBN 9787559434494
출판사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강소봉황문예출판사
수량
총 상품금액 16,800
产品特色
编辑推荐

★畅销300万册原创悬疑品牌,法医秦明系列·万象卷·典藏版热血回归

5000万读者6年持续追更,畅销300多万册,法医秦明系列万象卷第2季《无声的证词》热血回归。死亡不是结束,而是另一种开始。以专业的法医视角,置身案发现场,聆听尸体的无声证词。

出版六年,法医秦明携《无声的证词》全新版本热血归来,精心撰写万字全新震撼番外,完成《无声的证词》的超值升级。全书装帧精美,收录书中经典场景彩插,特别赠送万象卷典藏版胶卷碎片,收集全套解锁完整彩蛋。更有限量版法医百宝箱工具卡,揭晓法医工具隐含的奥秘。书中还藏有神秘活动,玩转游戏规则,还有机会获得惊喜福袋!

★死亡不是结束,而是另一种开始。在荒谬的万象之下,只有解剖刀才能划开无声的证词。

一桩七年前的家族隐秘,牵连出一串诡异的连环奸杀案,成为猎物的高中女生,能摆脱尾随的那双眼吗?七年过去,悬案迟迟未破,遇害少女的人数却在悄然增加。那些死不瞑目的高中女孩,到底是被什么样的魔鬼给盯上?隐藏在尸体中的无声证词,又将指向什么样的真相?

 

★50亿播放量,法医秦明同名影视剧正在热播,看原著追剧更带感

从网剧《法医秦明》《法医秦明2清道夫》《法医秦明之幸存者》到电影《秦明·生死语者》,由小说改编的影视剧的播放量早已突破50亿。阅读原著小说,追剧更带感!

 
内容简介

在荒谬的万象之下,只有解剖刀才能划开无声的证词

这是一段无人愿意提及的惨痛回忆。

十八岁的林笑笑,在离寝室不远的小树林里,惨遭杀害。

让人细思极恐的是,现场留下的精液里,却无法检验出属于人类的DNA。

七年过去,悬案迟迟未破,遇害少女的人数却在悄然增加。

那些死不瞑目的高中女孩,到底是被什么样的魔鬼给盯上?

隐藏在尸体中的无声证词,又将指向什么样的真相?

新增万字番外,《无声的证词》热血回归,一起窥探黑暗中的秘密。

作者简介

法医秦明

80后副主任法医师,一线畅销悬疑作家。

著有法医秦明系列、守夜者系列、科普书系列。

入行较早,经验颇丰,绰号“老秦”。

阅尸无数,明察秋毫。一双鬼手,只为沉冤得雪,满怀佛心,唯愿人间太平。

目  录

第一案 致命失误

 尸体后背黏附的水渍在他的指尖滑开,仿佛被辟开了一道分水岭。

 

第二案 双尸谜案

 “我一直在想,他那个时候不会是出现幻觉,见到黑白无常了吧?”

 

第三案 埋尸超市

 照片里美丽的妻子,如今已经面目全非,烧焦的鼻孔里藏着一根难以察觉的蓝色纤维……

 

第四案 窗中倩影

把一个死人在家里放一天,这美丽的少妇怕是没有那样的胆量吧?

 

第五案 无脸少女

 她左脸的皮肤已荡然无存,这一半天使、一半魔鬼的脸庞,无声地震慑着在场的所有人。

 

第六案 林中尸箱

 光凭一张照片,师父是怎么看出这女孩已经死了的?

 

第七案 暗中窥视

一个形迹可疑的黑影,伏在这破败不堪的平房窗边,他睁大了眼睛,等待着……

 

第八案 白骨沼泽

 尸体离开水面的那一刻,出现的是一颗半是淤泥半是白骨的头颅,以及全是白骨的手掌。

 

第九案 红色雨衣

 大厅的两边,布满了存尸冰柜,压缩机发出嗡嗡的轰鸣。

 

第十案 站台碎尸

 “不是不是……我看见的是一个女人的下身,没有腿……”

 

第十一案 古院冤魂

孩子全身都浸泡在古院的水缸中,皮肤已经冻得通红且僵硬,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瞪得滚圆。

 

第十二案 坟场鬼影

 五百米外的山北坡上,闪烁着一个人形的白影,飘浮在半空,逐渐消散。

 

第十三案 人皮牢笼

 最显眼的,还是房屋正中间的一个铁笼,它本应该装野兽的,此时笼中却隐约横着一摊黑乎乎的东西。

 

第十四案 婴儿之殇

 这是命案现场,在即将结束工作的时候,突然听到大宝叫了一声:“别动!你们看,孩子在动!”

 

第十五案 金屋残娇

 她越来越觉得那种异味很不正常,越想越害怕,于是便去敲了敲女孩的房门,一片死寂。

 

尾声 无声证词

 话筒那边传来了一阵静默,然后便是她难以抑制的哭声。

 

番外 欲望之名

如果不是一年前的犯案,是不是你们就抓不住我呢?

前  言

序言

万劫不复有鬼手,太平人间存佛心。

一双鬼手,只为沉冤得雪。满怀佛心,唯愿天下太平。

这本《无声的证词》是我从2012年6月开始动笔创作的,到现在已经六年多了。

继去年的《尸语者》再版之后,我的法医秦明系列第一卷万象卷第二季《无声的证词》也正式再版了。六年的光阴,真是弹指一挥间啊!

2013年,我在参加“一席”演讲的时候(那时候还很瘦,不信你们可以上网找视频看),就是用了这本《无声的证词》的名字作为演讲主题。可见我对这本书的感情所在。

全国一万多名公安法医,正是无时无刻不用自己的汗水和努力,去践行“鬼手佛心”这一法医职业的精神。他们面对着残忍、血腥的现场,出入蝇蛆满地的环境,忍受恶臭难忍的尸臭,承受着现场毒气、爆炸物的危险,承受着可能携带烈性传染病病毒的尸体带来的危害;他们拿着最基层公务员的微薄工资,却做着任何人都不愿意做的事情;他们有很强的学术专业能力,却要面对很多冷眼、讥讽,甚至诽谤,兢兢业业,几十年如一日,把自己的青春热血挥洒在工作岗位上。

鬼手佛心,就是这样了。

鬼手佛心的法医要做些什么呢?为了生者释然,为了逝者安息,为了洗冤,为了瞑目,为了魂安。可是,如何才能做到这些呢?对,就是解读那些“无声的证词”。

从另一个角度去看,法医更需要拥有客观的精神。

大家注意到了,这本书,我是用了一个“错案”来开场的。这个“错案”也确确实实是我职业生涯中的不光彩所在。我的领导说过,搞技术的人,不喜欢承认错误。其实这真的是很不可取的。因为法医尊重的,只有事实和真相。面子在真相面前,一文不值。所以,我把我的失误,讲给大家听,算是对我自己的警示和督促吧。有过失误,才知道如何去避免失误,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这么多年来,谢谢你们的掌声和喝彩,让我有了自信、有了勇气,去一直不停地创作。而这本《无声的证词》正是在大家的瞩目之下诞生的,它对我来说有着重要的意义。正是因为当年有了它,才有了所谓的法医秦明系列。

所以,它是里程碑似的存在。

依照惯例,再次重申:小说中每起案件的情节均系虚构,人名、地名都是化名,如有雷同,实属巧合,切勿对号入座。小说里唯一真实的,是书中法医的专业知识和认真态度,是书中法医一个个巧妙推理的小细节,是书中法医的睿智和明鉴。

回头看看,六年前的我——文笔稚嫩,故事可能写得并不精彩,并不出众。但我知道,你们一如既往地支持我,正是因为每个故事的真实、接地气,正是因为我想表达的初衷,正是因为一个理科生辛苦码字的诚意吧。

回头看看,六年前的我,比起七年前写《尸语者》的我似乎有了进步。不错,这些年来,我都在默默努力着。因为我知道,报答你们的唯一方法,就是把我身边那些精彩的故事说给你们听。如果你们看到了我们法医职业的荣耀,如果你们理解了法医们的苦楚,如果你们愿意主动站出来为法医职业发声,如果你们学会了如何防范危险,如果你们不会再被网络谣言忽悠,如果有一些想去犯罪的人放下了屠刀,我就真的很满足了。

这就是《无声的证词》,乃至法医秦明系列小说的初衷和目标。

新版的《无声的证词》里,有了新鲜的内容,你们发现了吗?

 

 

 

秦明

媒体评论

秦明是热门小说《尸语者》的作者,是一名帮网友排忧解难、与网友热情交流的法医“老秦”。从法医先锋到网络作家,他用网络小说让人们逐渐了解法医群体。“万劫不复有鬼手,太平人间存佛心”是对他*好的诠释。

——人民网

 

法医秦明笔下的故事,既让人心跳加速,又富有人情味。这些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故事,让人觉得善恶往往就是一念之间,而抽丝剥茧,揭开谜底的过程,又让人欲罢不能,连呼过瘾。

——南方都市报

 

通常人们认为法医是个沉闷的、闻着死亡气息的职业,他们出现在黑色的犯罪现场、白得吓人的验尸房,通过尸体上的蛛丝马迹来寻找死因,寻找犯罪证据……但秦明和他的小说让法医这一形象有了更为生动的注解。秦明把自己经历过的案件打散、重新改编和润色,揉捏成一个个小故事,同时也能塑造出一个个胆大心细、不失可爱的法医角色。

——北京晚报

 

从大一实习算起,秦明至今参与检验尸体2000多具,亲手解剖了近1000具尸体,但他从来没有为任何一个死者流下过哪怕一滴的眼泪。这听起来显得有点冷酷,但这才是职业化该有的样子。

通常情况下,法医会经历这三个阶段:初入行时的恐惧;随后对死者的同情和对凶手的愤怒交织在一起;*后是对生死的淡然。所谓淡然,不是不在乎,是简单的处世心态。和大多数法医一样,秦明刚开始工作那会,也经历过“想太多”的阶段,习惯于思考案件背后的爱恨情仇,感叹生命的绝望和脆弱。“明天和意外,你永远不知道哪一个先来到。”这句一度在网络上走红的鸡汤文,秦明深有同感。或许正是这极度的悲观造就了他如今的乐观。

——中国新闻周刊

 

 看完这套书,感觉自己学到了不少知识!法医真的都好强悍!不仅要面对各种各样的尸体,比如巨人观、干尸、霉尸、尸蜡化的尸体什么的,有视觉冲击,还有难以忍受的嗅觉刺激,有时候还得亲自打捞尸体,甚至还得捏蛆!要当一个好法医,除了要懂医学,还得懂刑侦学,还得了解犯罪心理!真的是太长见识了!

——豆友李小河

免费在线读

第一案 致命失误

大多数人往往被事物的表象蒙骗,只有少数智者能够察觉到深藏的真相。

——菲德洛斯

1

师父的手指落在了尸体的后背上。手指沿着尸体的脊柱,从后脑滑到了骶骨,尸体后背黏附的水渍在他的指尖滑开,仿佛被辟开了一道分水岭,手指经过的印记清晰可见。

“为什么不打开后背?”随着手指的滑行,师父的眉头也渐渐拧成一团。

作为分管刑事技术的副总队长,我的师父陈毅然算是公安厅几位老总里脾气最为随和的一个。四十多岁的他,最大的爱好之一就是给我们讲冷笑话,总队的小伙子们都喜欢和他打成一片。现在他的表情可一点儿都不像是在开玩笑,我的心里默默打起了鼓。

“这个,咳咳。”石培县公安局主检法医桂斌清了清嗓子,准备接过话茬儿。

“没有问你。”师父把桂法医的话硬生生地挡了回去,“我在问秦明,为什么不打开后背?”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一瞬间涨得通红,张了张嘴,竟说不出一句话来。

师父的手指又沿着尸体的脊柱滑动了一下,在几个位置使劲儿摁了摁,说:“我觉得你们可能犯了不该犯的错误。”

听出师父的语气有所缓和,同门师兄弟大宝连忙为我解围:“因为这次我们是初勘现场,时间又比较紧,所以就按通用的术式进行了解剖,没有进行后背解剖。”

我在一旁使劲儿点了点头。

通常来说,法医对尸体进行的是“三腔”检验,也就是解剖颅腔、胸腔和腹腔,只有在特殊的案件中才会打开尸体的后背,对后背和脊髓腔进行解剖。

“不解剖,总要摁压检查吧?”师父不客气地说,“我觉得只要你们认真检查了,就会决定开背检验的。”师父用止血钳指了指刚才他用手指摁压过的地方。

“嗯……这个……主要……”大宝总是在理亏紧张的时候结巴。

我伸手摁压了师父指的地方,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

师父看出了我的茫然,摇了摇头,说:“多学多练吧,还是经验有限啊。打开。”

为了弥补过失,我连忙拿起手术刀,沿着师父手指滑过的痕迹切了下去,刀落皮开,露出黄白色的皮下组织和红色的肌肉。因为紧张,刀口显得歪歪扭扭。

我和大宝站在尸体的两侧,一齐分离了尸体后背的皮肤,后背的整块肌肉顿时一览无余。肌肉的色泽很正常,并没有发现明显的出血和损伤。

我停下了手里的刀,双手撑着解剖台的边缘,暗自窃喜,师父这次的判断似乎有误,刚才气氛那么紧张,不知道一会儿他要怎么自圆其说。

师父瞥了我一眼,冷笑了一声:“别高兴得太早,继续啊。”

被师父看穿了心思,我的脸红一阵白一阵,赶紧重新拿起手术刀,手忙脚乱地开始逐层分离尸体的背部肌肉。

“呀!”大宝的手忽然不动了。

我探过头去,心里顿时一阵发凉。

 

一个月前的早晨。

“准备什么时候和铃铛结婚啊?”师父把我叫去他的办公室,却不急于进入主题,一边捻着香烟,一边问道。自从我把女朋友铃铛接到省城之后,开朗的铃铛快就和总队的这帮家伙都混了个脸熟。

“师父也开始八卦啦?”我四仰八叉地摊在师父办公室的沙发上,“我才二十八呢,不急不急。”

“别搁我这儿没大没小的,”师父说,“你现在是法医科的科长了,首先要做的是提高自身的业务水平,要能服众。你之前的表现是不错,但要时刻警惕,小心阴沟里翻船。”

做了这么多年的领导,师父做做下属的政治思想工作当然是家常便饭,我早就习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了。

“等你结婚了,又是婚假,又是封山育林,又是生孩子什么的。”师父接着说道,“那时候时间就紧了,利用现在的大好时光,你就多去跑跑现场,别光是跑大案了,小案也要跑。”

听到这里,我的心里一惊,才回过神来。虽然现在是和平年代,全省各地的命案却也不少,只要发生一起命案,当地的公安机关法医就要向省厅上报情况,如果每起命案师父都让我去跑的话,我岂不是真的要四海为家了?到时候铃铛跑了,我和谁结婚?和谁度婚假?和谁生孩子去?

“也不是让你每起案子都去。”师父看我一脸无措的样子,忍不住乐了,“挑一些可能存在难点的案子,比如这个案子我看就不错。”

师父扔给我一张纸,我拿起来一看,是一份公安机关内部的传真电报:

 

省厅刑警总队:

我市石培县昨夜发生一起案件,石培县居民孙先发在自家门口被人发现身受重伤,经抢救,医治无效,于今日凌晨五点死亡。目前我市支队已派出人员赴石培县同当地侦技人员开展调查工作。

特此报告。

石丹市公安局刑警支队

 

“这种案件我们也要去?”

“案件再小也是一条人命。”师父说,“去吧,搞细一点儿。”

刚从师父办公室门口经过的李大宝又倒退着走了回来,从门口探出个脑袋,问:“那个,师父,去哪儿?我也去行不行?”

“你文件归档整完了没?”我说。

大宝一脸无奈:“那个太复杂了,我都弄一个礼拜了,我坐不住啊,我坐的时间长了痔疮会犯的,让我跑跑,跑跑呗!”

“大宝来省厅培训,可不是来培训怎么归档文件的。”师父显然是在帮大宝说话,“你俩一起去,还有,让痕检科派个人和你们一起,就叫林涛去吧。”

法医、痕检不分家,命案现场的勘查主要就靠这两大专业。林涛算是我的老搭档了,我们不仅在同一个勘查组,而且是同一个学校毕业,还同时进的省厅,只要对方没有别的突发事件,每次出勘现场我们总是出双入对,大宝经常笑我们是一对好“基友”,连铃铛有时候也跟着起哄。有了林涛一起出差,我的心情似乎又好了一些;但心情更好的应该是大宝,他一边准备着勘查箱,一边都快哼起歌来了。我拿起文件敲了一下他的脑袋,说:“还笑,还笑,档案科回头来找我麻烦,我就找你麻烦。”

大宝挠挠头,得意地摆了个剪刀手,笑道:“出勘现场,不长痔疮,耶!”

 

一个小时的车程,我们到了石培县。车子开过石河边时,我不禁默默地望向窗外。一年过去,又到了油菜花盛开的季节,那个曾经穿着碎花连衣裙的女孩却再也无法看到这美景了。

已近中午,车子停在县城西北边缘的一个小村落,放眼望去,一座座两层的小楼依次排开,炊烟在小楼之间袅袅升起,饭菜的香味刺激着在场每一个人的嗅觉。

现场小楼的周围拉起了警戒带。这座小楼看上去和其他小楼没什么两样,外围围着一圈围墙,围出一个独立的小院子。围墙的一角,几名痕检员正蹲在地上观察着什么,我没有上前打扰,而是径直走到石培县公安局的桂法医身旁:“师兄好!”

桂法医正在勘查箱里找着什么,被我吓了一跳:“秦科长,你什么时候到的?挺快啊!”

我笑了笑,直奔重点:“死者是什么人?”

“死者是个普通村民,叫孙先发,他老婆死了,儿子在外地打工,现在是一个人住。昨晚他去别人家帮忙料理丧事,到了晚上十点才离开。原先说好今天凌晨三点半再过去一趟帮忙出殡,但是办丧事那家等到四点还没有等到他。两户人家离得很近,走路就只有五分钟的距离。那家人出来找他,才发现孙先发躺在围墙角,当时还有呼吸,但已经失去意识了。”

“怎么是凌晨出殡?”我插话。

“是啊,这边的风俗就是天亮前要把逝者送到殡仪馆。”桂法医说,“没想到这个好心去帮忙的孙先发,也遭遇了不幸。”

“有抢救的过程吗?”

“基本算是没有。”桂法医说,“凌晨四点才发现人受了伤,报案人到处喊人来抢救,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把孙先发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快五点了。医院的病历里记录的是孙先发被送到的时候,对光反射已经不灵敏了,抢救了大约半小时就没了呼吸心跳。”

“伤在哪儿?”我问。

“头。”桂法医说,“说是枕部有个挫裂创 ,抢救时他的瞳孔也不等大。尸体直接从卫生院拉去殡仪馆了,我准备看完现场再过去。”

“那现在案子有头绪了吗?”我问到了最关心的问题。

桂法医瞥了一眼隔壁的院子,邻居家几口人进进出出,正准备在院子里搭桌子吃饭。他压低了声音对我说:“动机倒是不难找。孙先发原本帮忙办丧事那家的死者,生前和他就有私情。这个女人的感情生活比较混乱,和不少人都有暧昧。她出了交通事故之后,或许她的某个情人受了刺激,就把火撒到了孙先发的头上。”



逃离 도리
17,500원
黎明之街 려명지가
17,500원
让我留在 你身边 양아류재 니신변
16,500원
鲁滨孙漂流记 로빈손표류기
9,500원


회원님의 소중한 개인정보 보호를 위해 비밀번호를 주기적으로 변경하시는 것이 좋습니다.
현재 비밀번호
신규 비밀번호
신규 비밀번호 확인
6~20자, 영문 대소문자 또는 숫자 특수문자 중 2가지 이상 조합